您所在位置: 首页  >   时政新闻 > 正文

南昌激光治疗近视眼多少钱,南昌激光治疗近视眼好吗,南昌激光治疗近视眼哪里好

2017-12-18 13:06:34 来源:南宁新闻网―南宁日报 作者:杨 静

原标题:至死方休:一条腿能跑多远?


利维坦按:也许可以说,电影《阿甘正传》讲述的是一个奇幻公路故事,而电影主人公阿甘的原型,则是上世纪最具影响力的加拿大癌症患者——特里·福克斯,花费143天奔跑五千多公里,直到癌症扩散住进医院,却筹得2400多万加元用于支持癌症研究。


其实特里并不是唯一一个靠义跑来筹集资金的人。1974年,马克·肯特(Mark Kent)就曾徒步穿越国家,为国家队参加1976年夏季奥运会筹集资金。特里死后的第三年,一名同为骨肉癌患者,同样被截肢的18岁少年史蒂夫·菲奥诺(Steve Fonyo)重走并完成了当年特里走过的路线,并称之为“生命之旅”,为癌症研究筹集了1300多万美元。


毫无疑问,特里·福克斯俨然成为了一种精神和行为的代名词。




“当年在路上看到过他的人,你现在找不太到了。”


2006年,当记者约翰·布兰特(John Brant)来到达雷尔·福克斯(Darrell Fox)处了解情况时,后者提醒道。而言语中的那个“他”,便是达雷尔的兄长——在1980年拖着一只残肢,跑步横穿加拿大的特里·福克斯(Terry Fox)。


“26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。有些人死去,有些人散去。”达雷尔继续说道。



关于特里的第一份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,这个问题早已因年代久远而难以追踪。但是,当年因为身患癌症而被迫截去右边半条腿的特里,无疑是上个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跑步者。当他得知加拿大政府对癌症研究的资金投入仍相当匮乏时,特里·福克斯发起了义跑(希望马拉松)活动来募捐以支持癌症研究。


全程耗时143天,从加拿大最东边的城市圣约翰,跑了5373公里来到位于加拿大中西部的安大略省,最终因癌症扩散而住进医院,直至22岁逝世。


特里的路线图,红色为跑过部分,占全程的三分之二

图源:特里·福克斯基金会


虽然没有完成原先计划的横穿加拿大之旅,但截至特里逝世的四个月前,义跑所募集的资金已达到2417万加元——而这已超过特里既定的目标——全加拿大2410万人,每人都能够捐赠1加元,用于支持癌症研究。


以特里名义成立的特里·福克斯基金会,目前正由达雷尔担任董事。早在2010年5月,达雷尔便将基金会募集所得的7.1亿加元善款,以特里的名义悉数捐出以供研究。


根据达雷尔的回忆,兄长特里从小便有着一股“倔气”。当特里在中学时向体育老师提出加入篮球队时,老师明言他更适合长跑,却拗不过当时仅有一米五身高的特里,让他成了篮球队的第19顺位。在整个赛季中,特里的唯一一次上场,是在某场比赛的最后一分钟。


手术前的特里先后参加过棒球队、田径队、篮球队,是个运动能力极强的年轻人

图源:特里·福克斯基金会


那个夏天,他打电话给当时一同加入篮球队的好友道格·沃华德(Doug Alward):“你想玩单挑吗?”道格在另一端停了一下——毫无疑问,特里是一个非常公正的选手,但同时还是个糟糕的篮球运动员,遂回绝了他——依旧是拗不过,道格在好朋友特里的盛情邀请下击败了他。


“他最后可能有10分(先得21分为胜)。”道格说,“但是他打不过我。”


而当1976年二人再次对决,特里却完胜道格,也早已从19顺位进入前12位的上场阵容中,并和道格一起成为当年的校优运动员。


明天看似美好——但谁都不知道,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。同年11月12日,特里在开车回家途中直接撞进了一辆货车尾端。当时的特里并没有发现大伤——除了右膝盖和喉咙作痛。次年3月,疼痛难忍的特里被母亲带去哥伦比亚皇家医院检查,却被诊断为骨肉瘤晚期,需立即切除右腿膝盖上方15厘米往下的部分(当然这与车祸毫无关系)。


即便如此,特里仍需要接受化疗,生存下来的概率仅为50%——连这都是得益于那两年的医学进步——两年前,这一概率仅为15%。得知这一消息的特里不禁失声痛哭:“我还没有做好离开这个世界的准备。”


截肢前一天晚上,特里的高中篮球教练给了他一本杂志,上面有篇关于纽约同样被截肢的马拉松运动员——迪克·特拉姆(Dick Traum)的故事,希望能以此激励他。特里看着杂志,什么都没说。教练担心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,踟蹰了一会,但特里一直低着头翻阅,最后他说:“谢谢,教练。”便把杂志放在一边。


迪克·特拉姆(中间戴有假肢者)与阿基里斯赛道俱乐部的成员在1986年的纽约马拉松赛。

图源:Achilles International


同样被放在一边的,也许还有一个念头。


手术后三周,特里开始尝试走路,不久之后便可以和父亲一起打高尔夫。特里有时候会觉得“焉知非福”。但当时的他并不知道,游走的癌细胞最后通常都会潜伏在肺部,难以被仪器检测出。


术后第二年,特里加入了加拿大轮椅运动协会的篮球队,与介绍人瑞克·汉森(Rick Hansen)见了面。瑞克对特里充沛的精神印象深刻,当时压根不会想到面前这个年轻人正在接受化疗。


特里在义跑期间穿戴的其中一副义肢,现由加拿大历史博物馆收藏

图源:加拿大历史博物馆

1979年初,也就是来到球队的第三年,特里给他的义肢装了摩托车用的避震,开始尝试下地跑步。手术后的第一次跑步,特里选择了深夜,没有人看见的八百多米路程。至此开始的101天里,特里只在圣诞节休息了一天。每一次跑步后,他的右腿末端都会长出满满的囊肿和疮口。家人当时并不知道特里的疯狂想法,都以为他是在准备8月在乔治王子城举办的马拉松赛。


虽然在倒数第二位运动员抵达终点后十分钟,特里才在共同前去参赛的道格的陪伴下到达终点线,但这件事使得特里终于有信心跟家人摊牌横穿加拿大的义跑计划。


母亲说他疯了,父亲问他,什么时候开始?


特里和父母的合影

图源:特里·福克斯基金会


1980年4月12日,特里按照计划出现在圣约翰城的港口,将义肢取下浸入大西洋片刻后取出重新戴上,在风雨交加中开始了他人生中一场最伟大的冒险。


每天,特里都跟着一辆由福特汽车公司捐赠的露营车出发,开车的是好朋友道格,后者负责开路、宣传、供给以及收集捐款,达盖尔在当年五月加入其中。


老母亲贝蒂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的大儿子把小儿子也给带走了。


马拉松三人组,从左往右依次为道格、特里、达盖尔

图源:特里·福克斯基金会

最开始,特里曾经四处写信寻求社会支持。除了福特以外,帝国石油公司免费提供了了汽油,阿迪达斯提供了跑鞋。但是,特里拒绝了任何要求他提供代言或者带有捐赠条件的公司,以求自己所做的事情免于商业世界。

由于右腿无法提供正常的缓冲力和蹬力,特里跑步时只能由左腿多垫一步,形成一跃一拐的特有跑姿,也是的右腿末端长期处在重度摩擦的状态。“ 刚开始里几个星期里,他需要承受雨、雪乃止冰雹,以一种近乎跳跃甚至舞蹈的方式跑步前行。”《TIME》杂志写道,“报纸和电视上偶尔出现特里带有血迹的义肢,痛苦的表情,这一切无不触动着整个加拿大。”


质疑总会相伴而生。《加拿大环球时报》的一篇文章中,特里被描述成“残虐的兄长”,指控他用言语控制弟弟达盖尔,让弟弟代为跑步,而原因是出于对被特里称为“垃圾”的前医师的怨恨——此人曾对特里的病情做出过错误诊断。


在特里的义跑期间,身上唯一出现的品牌logo,就是印在跑鞋上的阿迪达斯

图源:Clinton Hussey


……


4月21日:346公里 -甘德,NF

“这是令人兴奋的一天,我来到了甘博。人们来排队,纷纷塞给我我十块、二十块钱。我就知道义跑有着无限潜力。”


5月15日:1278公里- 片港,NS

那天做完一个儿童团体的接待,特里在日记里写道:“当我和孩子一起跑,我真的感觉浑身燃烧了起来似的,只是为了向他们证明我能跑多快。他们跑得很累,个个气喘吁吁。好吧!”


6月11日:2426公里 - 185号高速公路

“一整天,风都刮在我脸上,逆风跑步尤显艰难。沿途只碰到卡车司机和省外游客。每个人都会停下来,问我是否需要帮助。”


7月28日:4153公里 - 格拉文赫斯特,ON

在格拉文赫斯特市民中心,特里在2000人陪伴下度过了他的22岁生日,其中一个礼物是一副新的假肢,筹集了18000加元。


特里在1980年7月2日和首相皮埃尔·特鲁多见了面,图为特里正在向他展示义肢的运作

图源:加拿大出版



8月12日:4675公里 - 安大略省苏圣玛丽

当地方广播电台播报了特里义肢中的弹簧断裂的消息后,一名焊工随即出现。90分钟后,弹簧被修复完好,特里又再次上路。


9月1日:5373公里 - 雷霆湾

“人们仍然在路上对我说,‘继续跑,不要放弃,你可以做到,你可以做到,我们都在你身后。’大脑已经无法处理这些声音。有一个摄像团队在一千米开外进行拍摄,他们目前意识不到他们拍摄了我最后的一公里。人们还在说‘你可以一路走来,特里’。没错,但也许这是我的最后一公里。”


其实倒下的前一天,特里就感觉有点不太对劲,有一种力气悉数耗尽的感觉,就像突然得了重感冒。9月1日的行程依旧有大部队和警方力量的陪跑,然而特里剧烈的咳嗽和浑身的疼痛使其那天只跑了29公里。达盖尔随即将他带到最近的医院。


经检查,癌症已经从他的腿扩散到了肺部。父母乘坐最快的飞机赶到。医院出来,特里正打算走过马路到车里取东西,却显得极度虚弱以致难以行动。他彻底崩溃了:“前一天我还跑了42公里,现在我甚至走不到马路对面。”


他乘坐私人飞机回到了家。这不是他和许多人想象中的胜利返航。在医院,他继续穿着他的希望马拉松T恤,拒绝了包括多伦多枫叶冰球队在内的多个组织的邀请,只为有一天完成他的义跑。


特里正准备踏上回家的旅程,他的父母正与加拿大癌症协会的人相拥而别。

图源:加拿大出版社


回到家的短短48小时内,CTV电视台便播放了关于他的特别节目帮助募资,截止节目结束募集到的款项已经达到了1300万加元 —— 大部分来自私人捐款。社会的焦点全在这个年轻人身上,寄给他的信件只需要写个名字,就能顺利送达。


接下来的几个月,病情持续恶化。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发出电报,说他正在为特里祈祷。医生采用了实验性的干扰素治疗,尽管它们对成骨肉瘤的有效性仍是未知的。


1981年6月28日,特里在哥伦比亚皇家医院的病床上逝世。加拿大政府以国家领导的礼遇——降半旗致哀。如今,加拿大全国有32条道路,14所学校,14座雕像以特里的名字命名,其中一座便在雷霆湾,特里停下脚步的地方。


雷霆湾上,特里旅程结束的地方附近矗立起的特里·福克斯雕像

图源:Richard Keeling


达盖尔拿着特里募集来的钱,以特里的名义成立了特里·福克斯基金会。自特里逝世以来,骨肉瘤的存活率急剧上升。大多数患者得以保全肢体,或者成功重建,现在年轻患者的治愈率几乎高达80%,而在老年患者中,这个比例更高达70%。而这一切很大程度上都归功于特里·福克斯基金会捐赠的7亿多加元。


特里的事迹使得越来越多人开始以跑步的形式来接触世界,更不乏倡导积极意义的各色跑步运动组织,胜负输赢已然不再是最重要的。6月17日,color run北京场开跑,相比于特里的义跑马拉松,color run在某种意义上有着不同的主张——让自己快乐,将欢乐与生机融入到缤纷色彩中。



而也正是本期广告的金主,官方赞助商之一Swisse,带着其“让全世界人们生活得更健康、更快乐“的使命,在现场为粉丝悉心准备了彩色泡泡站等多项好玩的设施,以期传递出快乐、健康的品牌理念。



发源于上世纪70年代澳大利亚的健康品牌swiss,40多年来一直以科学研究和传统经验为基础,致力于采用优质成分进行产品的配方和研发,现已逐步走进世界每一家健康食品商店。


毫无疑问,也包括天猫——

天猫-618理想生活节,店内所有商品


—任意买3件商品送限量礼盒—

—100元大额优惠券—

—50元无门槛优惠券—

—部分商品第二件半价—


活动截止时间6月20日

复制这条信息¥sVHOZDf2aUD¥后打开手机淘宝

或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进入官网



商品打折, 健康不打折。


编辑:蒋卫


更多新闻马上拿起手机微信搜索
nnnews2008
关注南宁新闻网官方微信,小新等你哦~!